陈雪生

【五代HPparo】几个不负责任的脑补小片段/主大托大

*RT,不负责任脑补段子,有时间我再去补罗琳女王的原著……看着玩就好,Bug及私设多注意,不定时更新。

*大门大——格兰芬多二年级学生

*托马·H·诺尔修坦——拉文克劳毕业,魔药学教授

*藤枝淑乃——赫奇帕奇七年级学生

*萨摩廉太郎——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片段1.
鸡飞狗跳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终于结束了,大门大带着一脸萎靡不振的表情,瘫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在刚才的课堂上,他因为念错了太多次咒语而触发了传说中令淑乃都害怕的萨摩教授的大喝,那震得人耳膜发痛的浑厚嗓音,直到现在仍在他脑海中回荡。

简直糟透了!

“啊——我再也不要去学那黑魔法防什么术了!”

正坐在另一侧沙发上读书的托马听了这话感到哭笑不得,他叹了口气,放下手里捧着的大部头书籍,挥挥魔杖随意地施了个法术,让壁炉里点起火焰。

“大,你就这么想被校长先生从霍格沃茨开除,然后回去当个麻瓜尽情打架吗?”

随着火焰的出现,壁炉前的那只凤凰也跟着腾飞起来,拍动翅膀在半空中绕着他们盘旋,尾羽末梢扫过托马的发顶,微妙地有点儿痒,但也很舒服。

听说这只凤凰的出现能给格兰芬多们增添安全感,但这种东西,对于大门大来说似乎从来都不会缺乏,毕竟对他这个成天闯祸的打架番长来说,无论多大的事,只要去他老妈那里吃上一盘煎蛋就都过去了。

该说是傻人有傻福吗?这样想着,托马吹了个口哨,示意凤凰飞得略低些,好去抚摸它身上暖暖的羽毛,让自己冰凉的双手再多一点温度。

如今正值十二月,寒冷的气候让托马感到自己过得有些煎熬。妈妈的去世也是在冬季,这不免让他在变得愈发地容易怀旧起来,但如今有了这个格兰芬多的番长先生在,或许以后都会少有多愁善感的理由了吧。

————————————————————————
17.05.31更新:
*修改了先前给出的部分设定,并给托马的奶奶开了个挂x
片段2.

对拥有着高贵血统的诺尔修坦家族来说,斯莱特林这所以纯血为标志的学院实在是再适合他们不过了,而由此出身的托马的奶奶,老诺尔修坦夫人,就是一大典例。

精明如她,强势如她,尽管丈夫早逝,但那并不能击垮当年正风华正茂着的这位夫人,反而使她变得更加坚强而独立,最终成为魔法界史上最出名的女强人之一。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在上层社会中为这支原本几近没落的贵族后裔争得大量权利与财富,使其地位迅速提升。可以说,如果没有她这一番伟大的奋斗,就没有如今名号已足以让绝大多数有所见识的魔法师都震惊的诺尔修坦家族。

不过,与之相对的,这位精明能干的老夫人也有着不太近人情的一面。当她的儿子,弗兰兹先生带着他那从古老的东方岛国不远万里前来留学的心爱女孩,回来面见母亲时,尽管儿媳温顺贤惠又拥有还算不错的魔法能力,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老夫人也还是像鸡蛋里挑骨头那样,对他们的婚事表示并不支持。她不为别的,只为能让诺尔修坦家族保持纯正的血统。

不过,仅是这三言两语可不能阻止一对已坠入爱河的新人,弗兰兹先生最终还是不顾老诺尔修坦夫人的反对,硬是与那女孩结了婚,并且婚后育有一子,而这个孩子,就是托马。

其实托马并不喜欢呆在奥地利的诺尔修坦家族豪宅里,原因在于那儿有个把他视为“血统不纯的杂种”的祖母。所以他选择离开过去在瑞典就读的另一所魔法学校,带着老管家和为数不多的行李,来到位于英国苏格兰的霍格沃茨,并因成绩优异而从拉文克劳提前毕业,然后选择留在这里,成为了学院史上最年轻的教授,负责教授魔药学的课程。

偶尔负责草药学的教授因故请假时,托马也会受邀帮忙代课,在授课的同时,他把业余时间用来更加深入地研究魔药学与草药学,寻找能够治疗妹妹莉莉娜所患的先天疾病的方法。

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至今为止,托马在他短短的人生中已经见识过了形形色色的人们,但不管从前辈,后辈,还是平辈的同僚们当中,他都几乎找不出一个像大门大这样特别的小子来。

————————————————————————
17.06.27更新
*背景设定大概是郁人加入主角团之后,大哥把三把扫帚酒吧包场,邀请熟人来一起办欢迎会。
*关于郁人怎么和大家问好……请大家自行脑补过年回家认亲戚时的各种叔叔好奶奶好舅舅好。嗯。
片段3.

当托马看到柜台前的罗斯默塔夫人冲他露出一如既往的和善微笑时,还没等对方开口,他就知道自己想买点酒喝的计划又要落空了。

“我们三把扫帚可是从来都不会对未成年人出售酒水的——就算您是教授也不行。”

上次来这里进行教师聚会时,她也是这么拒绝托马的。

其实托马是可以向大家解释的,这次要不是因为大门大昨天下魔药课时跑来递给他那张十有八九是请其母小百合阿姨代笔的邀请函,他是绝对不会到这种闹哄哄的地方来的。

原因有二。第一,三把扫帚里面经常又挤又吵,太大众会显得他没品位。
而第二则是老板娘在卖酒这种事上死活不愿意开后门,结果就搞得他每次来这家酒吧,都只能拜托别人给自己捎一杯什么回来喝。

虽然可选的地方还有家猪头酒吧,在里面可以随便买酒,但那儿的环境对托马这个轻度洁癖患者来说实在是太糟糕了,连老板擦玻璃杯用的布都不干净,自然也只能让杯子越擦越脏。

“等你成年了再来跟大家一起品尝这蜂蜜酒的美味吧。”罗斯默塔夫人对他这么说着,转身又去给站在柜台另一边的萨摩教授找零钱。

那几枚镰刀币叮叮当当落在桌面上时发出的声音,听得托马感到有点心烦,直到藤枝淑乃端着两大杯酒找了个空座坐下,再把他叫过去,这位可怜的小教授的注意力才被从罗斯默塔夫人身上转移开来。

“蜂蜜酒和黄油啤酒,你要哪个?”

藤枝淑乃给他指了指被放在桌面上的那两个大杯子,而托马抿了抿唇,稍微犹了一会儿之后才拿起装着黄油啤酒的杯子。

“那种甜得要命的东西还是留给你们吧。”

藤枝淑乃冲他眨眨眼睛,然后也拿起那杯蜂蜜酒抿了一口。

“我就知道,还真是符合你的一贯作风啊,托马。”

而托马对此并未做出回答,他拉开椅子,在藤枝淑乃的对面坐下,然后捧着杯子转过头,望向不远处的大门大,这家伙正带着霍格沃茨新来的孩子——野口郁人,在酒吧里四处走动,看起来好像是在努力让这个小萝卜头能快点跟参加这次聚会的人们都先混个脸儿熟。

啊啊……

托马叹了口气,低头又抿上一口黄油啤酒,而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个动作的藤枝淑乃则顺着人刚才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小小地调侃了一句格兰芬多这位似乎很义气的打架番长,然后微笑起来。

“大那小子,居然还真的把自己当成大哥了啊——?”

藤枝淑乃正眯着她玫瑰红色的曈眸,学着不久前去作客所见,小百合阿姨喝酒时的那种样子,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更加优雅。

兴许这样一来,她也能吸引到在场某个路过的帅同学呢?就像小百合阿姨当年在这里与大门英先生那场美妙的邂逅一样。

好吧,跟帅哥艳遇这种事听起来确实有点太不切实际了,但我们总得给这些女孩留一个做公主梦的权利,毕竟对那些男孩或者更成熟些的成年人来说,偶尔看着她们冒粉红泡泡的样子,确实也算一种趣事。

嘘。存点东西,新文坑片段。

当神原拓也走进店的时候,他看到套着高领毛衣的木村辉一正抱着热水袋,以一个十分舒服的姿势坐在一进门就能看到的座位上,半倚着墙,眯起眼睛轻声哼歌,指尖不断点着桌面,像在打拍子,那是令他感到似曾相识的旋律。

到底在哪里听过它?名字是什么?神原拓也都已经记不得了,在他脑海中关于这首歌的记忆,也只剩下听起来像多年前曾载着自己,前往数码世界的机车兽说话时,带出那股蒸汽味儿的感觉,可现在却被眼前这个青年唱出了别样的温柔。

不得不说,木村辉一的眼睛很好看,稍微有一点弯,和源辉二不同,他眼下还有卧蚕。故而,在神原拓也的印象里,与木村辉一交谈时,他总能从这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捕捉到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像小猫的爪子一样,直挠得人心痒。

“呀,欢迎光临,拓也。”

轻柔的歌声至此便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木村辉一慢悠悠地直起身子,弯弯眸子,展露出招牌式笑容,慵懒的目光粘在神原拓也身上。他冲木村辉一招手示意,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四下里观察了一下,见店里没有其他人,神原拓也便大着胆子朝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声。

“辉二——来碗红豆汤!不要红豆不要汤哦!”

“那你怎么不自己去做啊?!”

源辉二听到外面的哥哥说欢迎光临,刚卷起袖子准备开工,就得知了这样的要求,结果被气得咬牙切齿,只好也冲他喊了起来。这个人的一番话,令他想起了小时候看到外国动画片里的一只小猪,想要没有鱼丸和粗面的鱼丸粗面。